網絡旅游網平臺

特別專題·旅游 英格蘭最美的的鄉村—— Cotswolds 一日游

未名湖是個海洋2020-04-04 16:55:38


未名說

在2017年新春到來之際,“未名湖是個海洋”推出了新春特別專題,我們將從文化、故事、旅游、歷史、教育、育兒、情感、美文、科普、美食這幾大領域入手,為大家帶來校友們的精彩分享。今天帶來的是藍曉英校友在2016年7月到英格蘭最美鄉村的一路見聞。


Cotswolds位于英格蘭中南部,距離倫敦市中心約200公里,由多個散落在平緩山坡之上、麥田之間,保留著上百年歷史風貌的美麗小村莊組成,被譽為“英格蘭最美的鄉村”。


到Cotswolds沒有火車,只有大巴,但是車次也不多。各村莊之間的車程約15至20分鐘,如果沒有跟團的話,自駕游是最方便的方式。在季節的選擇上,七月是英格蘭的夏季,雨天較少,陽光充足,是到Cotswolds親眼看看玫瑰盛開、靜謚精巧的鄉村童話世界的最理想季節。


之所以一直想去看看英國的鄉村,很大原因是由于大學專業的關系,在上學的時候念了太多描寫英國鄉村秀美風光的文學作品;年過半百的大學老師在課堂上一邊講課、一邊自我陶醉的樣子,當時覺得頗有些迂腐可笑,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老師如此陶醉,也是一直讓我很好奇的事情。英國的詩人和中國古代的詩人一樣,熱愛描寫大自然、喜歡借景抒情,在念了很多國家的文學作品之后,一直在心里面覺得英國文人跟中國文人的情懷是最有共通之處的。后來又曾經看過某個版本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馬普爾小姐》改編的英劇,女主角是一個喜歡破案、住在美麗鄉村的老太太,劇中時不時出現的英國鄉村花園、精致的家庭園藝,更讓我產生了“有朝一日,一定要親眼去看一看”的想法。


同行的英國朋友司徒邁先生很熱情,幫忙在眾多的鄉村中挑選了最具代表性的五個村落,并設計好了自駕游路線。




七月份一個陽光明媚的周六,早上七點半餓著肚子從倫敦西區Westfield購物中心開車出發,很快駛上快速路。沿途有多個休息區,每個休息區都有中型購物中心、星巴克、咖世家等設施,我們在最近的一個休息區里快速吃了早飯,然后以130公里時速開向第一個目的地——Mickleton。車子駛離倫敦、進入鄉村的平緩丘陵地帶之后,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片明信片般的田園風光:新收割的麥田一片金黃色,田野間點綴著一團團墨綠色的灌木。大學老師曾經說過:很多年以前英國政府就有法律規定:擁有土地的人(包括山地)都不能有任何裸露的土壤,否則將課以罰款。不知道現在英國是否還有這條法律,但是看著藍天下一片片或黃或綠、連綿不斷的麥田和灌木叢,還有路邊時時出現的野花,不由對即將出現的目的地充滿了想象和憧憬。


英國人和美國人夸張的方式不同,他們喜歡以“低調的幽默”來展現自己性格中內斂、悶騷的一面。下鄉路上看到的各種地名,也是讓人覺得可以思之、進而抿嘴笑之,但是絕對引不起哈哈大笑的那種。鄉下的路牌上很多地名都以-ton結尾,包括我們的第一個目的地Mickleton。與其按傳統將它音譯為什么什么頓,不如直接譯成更接地氣的“屯”得了。類似的村名還有Upper Risington(位于高處的萊星頓),也許可以簡短地翻譯成“升屯兒”,沒準兒附近還有個地名會叫做Lower Downington(位于低處的唐寧頓),那么就翻譯成“降屯兒”也罷。就這樣自己一路胡思亂想,一邊聽著開車的司徒邁先生自言自語地說“這些鄉下地名怎么都傻萌傻萌的”,一個多小時車程很快結束,進入了一日游的首個目的地Mickleton。


Mickleton


小村莊里的房子都很有百年前的風味,一棟棟小房子要么連排,要么獨棟,房前的小花園是必須的。曾經看過一本關于英格蘭人行為模式的書中描述到:英格蘭人很有城堡情節,他們自己住的小房子就是自己的城堡,而“城堡”前那一小塊綠地,哪怕只有一塊磚那么大,也是屬于自己的一小片天地,因而會把它處理得格外精致。一棟小房子加上一小塊綠地,就完全實現了英格蘭人的“城堡”夢想。再加上英國鄉村有各種各樣的園藝比賽(包括最差花園比賽),所以人們對自家庭院的綠化更顯得精心。英國多雨,但是讓我很驚訝的是所到之處所見過的玻璃窗全部都透明潔凈,上面連一個指紋都沒有,更沒有雨水印子或者灰塵。他們難道把擦玻璃作為每天必做的家務事嗎?


和地中海島嶼以及南歐那些外墻或粉或藍、色彩鮮明的房子不同,英格蘭的村宅大部分是石頭建造的,顏色以土黃色調為主,顯得低調謙遜,房子的顏色完全是植物的陪襯一般,在這七月的夏日,藍的天、淡的云、各色的花、綠色的葉、土黃色的房子、白的窗框,各種顏色錯落有致,精心編排,顯得格外安靜可愛。



(一進村,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個爬滿綠植的鄉村旅館。墻上懸掛的矮牽牛、天竺葵和長青藤吊籃是英格蘭夏天最常用的裝飾植物,它們在陽光下愉快地生長和綻放,仿佛在對著大自然微笑一般,讓人忍不住拿著相機對著它們拍了又拍。)








(隱藏在路邊的一所小小鄉村農舍,仿佛睡美人和她的三個仙女教母居住過的地方一般)



(立柱上的石頭貓。想象中鄉下應該有很多貓,然而在鄉下行走了一天,一只真的貓都沒見到,但是似乎到處都有貓們生活的蹤跡,以及愛貓人留下的點滴)



?(村教堂外的墓地。從墓碑上的銘文來看,逝者既有18世紀的,也有19世紀的,從一個側面展示著村子的歷史。有的墓碑上面爬滿青苔。在陽光下閱讀著墓碑上的文字:“獻給我最愛的妻子伊麗莎白·XXXX,卒于17XX年,時年56歲”,令人忍不住想象生活在那個年代的人會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狀態;而家人的墓碑能保留至今,我相信她的族人一定還在本地代代延續著。)



(路邊農舍花團錦簇的薔薇。鄉下的植物生長起來好象是肆無忌憚一般。)



(坐在村口草地上認真查著地圖的司徒邁先生)



(正在吃草的羊群,遠處是平緩的坡地和麥田。)




Blockley


從Mickleton驅車20分鐘,即到達下一個村莊——Blockley。村口的咖啡館顯然像舊北京的茶館一樣,是人們休閑和聊天、八卦的好去處;咖啡館門口貼著一張“失貓已找到!”的告示,宣告一只因為打架跑丟了幾天的貓又回來了,貓很高興、很餓、很累,感謝眾位的關注云云,并配了一張主人抱著這只名叫“襪子”的貓的照片。來咖啡館的人們指著告示笑道:“喲,襪子回來了!”仿佛那不是一只貓,而是一個跑丟的小朋友。除了咖啡館之外,村子里的行人并不多,路上遇到的人大多互相認識,看到我們這樣的陌生觀光客,也會向我們點頭微笑致意。



(咖啡館門上貼的失貓找回告示)



(咖啡館小桌上的鮮花瓶和兩種方糖。這些都是英國咖啡館的標準配置)



(咖啡館內景。鄉下的新鮮空氣讓人胃口大開,而且英格蘭鄉村咖啡館的食物看起來一點都不暗黑)



(Blockley位于緩坡之上,景色顯得精致而有層次)




(路邊的野花就是這樣鬧哄哄地開著,仿佛在跟路人說:“看我!看我!”)

?


(“我是雛菊,我在開放”)




(即使是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也要用天竺葵裝飾起來。看似繁亂、卻又錯落有致的小小一盆綠植,體現著屋主的匠心和品味。)


Lower Slaughter


離開Blockley繼續南行十幾分鐘,就到了Lower Slaughter。Slaughter在現代英文里是“屠宰”的意思,不知道為什么據這個村子的名字要叫做“低處的屠宰”,那么一定還有對應的“高處的屠宰”的啰?忍不住嗤嗤笑著進了村,后來從官網看到介紹,才知道Slaughter是從古代英語“濕地”發展而來,這個村子的名字應該是“低處的濕地”的意思。村里有一條河,還有一個古老的水車。從這個村子開始,游人也多了起來。然而,小村的民風仍然純樸,我們看到一戶農舍將自家種植的薰衣草干花放在門口出售,旁邊并沒有人看守,買家自己放錢、自取所需。還有的村民成了導游,為游客解說本村和本地的歷史、八卦。當我們走到一條長滿蒿草的小徑時,有一個老太太正帶著幾個游客往回走,看到我們的時候,便把手里一個長長的枝條交給我,跟我說:“你再往后面走的話會有些草讓你皮膚過敏發癢,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你就拿這個枝條上面的葉子,照這樣搓出汁來,抹在發癢的皮膚上就好了。”



(輔著石片屋頂的古老農舍)



(國內熱門的多肉小寶貝,在Cotswolds就是巖石上隨便生長的存在)



(一戶種植薰衣草的農舍,門口放著自家做的薰衣草干花,游客自取,按標價放入零錢即可)



(村里的古老水車)



(“查爾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于1981年到此一游”的小紀念牌,以及仍然忙著查地圖準備前往下一站的司徒邁先生)



(典型的英格蘭農舍。雖然花不多,但是通過這些精心修剪過的灌木和認真搭配的綠植,仍可看出主人對園藝的熱愛。)


Bourton-on-the-Water


水上伯頓應該是Cotswolds諸村當中最著名的一個,游客也是最多的,其商業化的程度和其他幾個安靜的小村莊完全不同,臨街的房子大多改造為店鋪,很有點麗江的感覺。但是,作為有著上百年歷史的美麗村莊,如果不是周末造訪的話,一定更能體會到它的獨特魅力。




(村里的農舍。如果說前幾個村子都不是游客所至的地方,村民們都是為了自己喜歡而裝點庭院,那么到了游人眾多的水上伯頓之后,你更會覺得這里的人們毫不做作,不管是否有人來訪,自家的院子永遠都要那么美麗:它們美麗給自己看)


水上伯頓除了略顯熱鬧之外,還有一個“模型村”,里面按兩種比例復制了全村的風貌。單從照片上看的話,在沒有游人對比的情況下,你很難看出哪個是真的村子、哪個是模型村。類似的模型村在附近還有幾個,水上伯頓這個是頗具代表性的。

?

(水上伯頓模型村里的模型房子)



(模型村里興致盎然的各地游客們)


在模型村里特別有一個展區是名人故居原址模型,包括著名英國作家托馬斯·哈代的故居農舍。他于1840年出生在水上伯頓,并在此完成了三部以英格蘭田園生活為背景的小說。他的原住農舍已在百多年間進行了數次增蓋修繕,在模型村里,保留了他出生時故居原貌的模型。



(名人故居農舍模型)


Kingham


由于是周末,游客眾多,在水上伯頓吃完午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半,我們驅車前往下一站——Kingham。鄉間的小路是雙向車道,沒有路燈,道路兩側全是半人多高的灌木或草叢。由于地勢起伏,道路狹窄、車速又較快,茂盛生長的灌木經常擋住視線,一不留神就會錯過拐彎的路口。即使在有導航的情況下,我們也頗走了些冤枉路,不過最后還是找到了這個小村。這是我們一路走過的最安靜的一個村子,在村子中間大草坪上有精心修剪的樹木,樹下有四個樣子很老的鐵秋千,時不時會有孩子、老人或者婦女在秋千上蕩幾下。由于村里實在是安靜得過份,生銹的秋千發出的嘎吱聲傳得老遠。在溫暖而刺眼的陽光下,聽著這吱吱的秋千聲,實在是很想變成一只貓,在陽光下找個地方睡一覺再說。



(如果不是有汽車、電線的存在,你會恍惚覺得自己來到一個游戲場景的世界里)



(面積雖然不大,也要“惟吾德馨”的小院子)



(隨隨便便路過哪個農舍,都能看到如此精心打理的綠植)




樸素低調的石頭墻、白色窗框、小草坪、精心維護的小院子和一只乖乖狗,這就是典型英格蘭鄉村形象的代表了吧。


Cot是“小房子”的意思,Wold是“丘陵”的意思,這個地名Cotswolds果然名不虛傳,確實是一片丘陵地上的小房子們,而且在幾百年間一直維護著歷史原貌。英國農人對園藝的熱忱與執著、對歷史的維護和延續,令人心生感慨。一日游結束之后,我們驅車回倫敦市中心。大概新鮮空氣吸飽了、陽光也曬夠了、鄉下美食也吃足了的緣故,兩杯咖啡下肚,仍然不能緩解欣賞了美景之后的困倦。雖然很累,但是終于了卻了20年來到英格蘭看鄉村的愿望,這一日的記憶將持續下去,希望以后有機會再來領略英國鄉村的風采。


校友介紹


藍曉英,北大91級英語系。自7歲開始學習木琴演奏,師從原中央廣播樂團打擊樂首席、原中國打擊樂學會秘書長舒承一老師、原中央音樂學院打擊樂教授李真貴、趙紀、劉光泗老師、中國打擊樂學會副秘書長鄭建國老師、以及日本馬林巴教育家小川雅弘先生。1985年考入北京四中。1986年受日本木琴協會邀請,作為首個中國打擊樂獨奏的非專業學生訪問日本,在日本各地舉行了7場獨奏/合奏音樂會,并有中國駐日使館文化參贊致詞,演出盛況亦被《朝日新聞》報導。擅長演奏木琴、馬林巴、定音鼓、小軍鼓及其他西洋打擊樂器,多次參加各類大型演出、義演,原北京金帆交響樂團首席打擊樂。1990-1991年,作為鄭建國老師創立的北京打擊樂團中唯一非專業背景樂手,參與了三張打擊樂專輯的錄制,專輯先后在中國大陸和臺灣出版發行。從北京大學英語系畢業后,先后在德州儀器、IBM、普華永道、埃森哲多家知名跨國外企從事人力資源管理工作。2015年離開外企人力資源總監崗位,受英國ROCKSCHOOL國際現代音樂與表演藝術認證委員會的委托,負責ROCKSCHOOL在中國大陸的業務。


未名湖是個海洋·投稿


“未名湖是個海洋”是由91級校友創辦并運營的北大校友圈非官方自媒體平臺,以服務北大校友為宗旨,是一個以共同的情感記憶為紐帶,以非正式的人物志為主題,使大家能夠相互認識、相互了解,加深彼此間聯系與交流的平臺,我們建設此平臺的初衷是為了能把畢業后散落在五湖四海的北大人重新聚在一起,共同分享彼此間感動的人與事,同時也歡迎廣大在校生來寫故事。


作為北大校友生活服務平臺,“未名湖是個海洋”除人物志主線之外,還組織“未名文旅”“未名教育”“未名創投”“未名歡聚”“未名公益”等各類母校活動相關的資訊或活動,以能更好地服務于校友、為增強北大人之間的情感紐帶貢獻力量。


未名湖是個海洋,詩人都藏在水底,靈魂們都是一條魚,也會從水面躍起。當年我們的夢想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今天希望我們能重聚在“未名湖是個海洋”,帶著共同的回憶,攜手并肩,走向未來。


投稿請點擊“閱讀原文”或者發送至郵箱:[email protected]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投稿“未名湖是個海洋”點擊右下角“寫留言”即可發表觀點參與互動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黑龙江p62走势透图